一个修道人隐居山林,他生活简朴,成天坐禅入定。毗邻山林的村庄里的居民路过修道人的住所时都敛声屏息,不敢冒犯他,因为他一脸严肃,没有半点亲和感。

 

某日,当他在树下坐禅时,树上的一只鹭鸟口衔着的腐肉不偏不倚掉落在他头上。修道人无名火冒起三丈,怒瞪那只可怜的鹭鸟,把它劈得粉碎,烧成灰烬。他沾沾自喜地说,“我苦苦修行,终有所成。任何人物被我瞪上一眼,就会粉身碎骨、烟消云散。看谁还敢来惹怒我!”

 

修道人中午沐浴后出外化缘。他停在一户贫穷的婆罗门的屋外,向该家主妇索取布施。主妇开门请修道人稍候,并答应会施舍给他吃的。

 

大约半小时后,主妇拿了水果和糕点,恭敬地双手奉上。但修道人把食物扔到一边,怒喊道,“这是你对待圣者的态度吗?要我干巴巴地守在门口等待。你知道我是谁吗?知道我的本事吗?”说完后,修道人狠狠地瞪着主妇,她却无动于衷,还很温和及平静地告诉修道人,她是一个妇人而非一只鹭鸟。

 

修道人如遭雷击,整个人呆住。主妇继续说:“师父,我也是个修行者,到现在总算略有小成,有点神通;我能知人心意,知悉你怒杀无辜的鹭鸟,也因为我的怠慢而想致我于死地。师父,别以为你的法力能让我就范。”

 

修道人的激动转为震惊,问道,“你怎么修得此神通?”主妇答道,“我有此法力,全得自专注于我的职责。当你在门外等候时,我夫君刚回到家,累了一天,饥饿疲劳。我的首要任务是照顾夫君,于是我为他扇凉,端上饮食。通过对夫君的诚心奉献,我才修炼到此等法力。”

 

修道人感到很惭愧,对主妇佩服得五体投地,并向她请教修道的学问。

 

主妇答道,“我实在不敢当,我哪有资格指点一位‘婆罗门’修道人呀!我只知道你是一个独生儿,年老体弱的父母亲正渴望着你的陪伴。对父母尽孝,才会蒙神的祝福。孝敬父母是众善之首,更是修行的基础。现在就回去奉养父母吧。此外,在附近的菜市有一个‘贱民’屠夫,他有大智慧,你可向他请教。”

 

身为婆罗门的修道人耻与贱民为伍,至于请教就更不用说了。主妇知其顾虑,娓娓道出,“你身为婆罗门本不该杀生,你却毫无顾忌地杀死无辜的鹭鸟,而那屠夫宰杀动物乃是执行其阶级的职业。智慧之门人人皆能开启,不分阶级,不论贵贱。”

 

这一番话让修道人茅塞顿开,连忙去菜市寻找那个屠夫。来到菜市看见屠夫,修道人一时踌躇,止步不前,屠夫走近他,行礼说道,“师父,我正在等待你的光临。该是那位善良的妇人指引你过来的吧!”

 

修道人不胜惊讶道,“你是怎会知道的?”屠夫说,“若师父不嫌弃,请到舍下一叙,自然就会知道。”

 

修道人跟随屠夫到他家。那是一座简陋的泥屋,一对老夫妇坐在屋里,神态安详满足。屠夫说道,“瞧,他们是我双亲,我一直供养服侍他们,并敬之如神。只要专心一意、竭诚尽力地付出,你自然就会获得神通。师父,赶紧回去服侍你父母亲,及时弥补对他们的亏欠。我因为卑下的阶级,不得不继承父业作屠夫。将来双亲不在世了,我就会放下屠刀,往深山修道。”

 

屠夫一席话犹如当头棒喝,修道人痛悔前非,回家侍奉父母直到他们终去,然后才回归深山修道。他领悟到安守本分,尽职尽责,才是修行的正途。

 

 

国际沙迪亚赛组织马来西亚分会

原著: Sri Sathya Sai Bal Vikas Teachers’ Handbook

on Selected Slokas from the Bhagavad Gita

译: 华人组

 

Advertisements